首页 > 小说 > 正文

权妃狠妖娆黎瑾熙司玉宸小说by也也也

2020-06-29 20:15:17 来源:槐槐网

小说《》的作者是也也也,这里给您带来黎瑾熙司玉宸《权妃狠妖娆》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孙阁老立时犹如被当头棒喝,不可置信的看着司玉宸。

《权妃狠妖娆》精选:

黎瑾熙没有回答反而后退一步,眼下她已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接下来就看司玉宸的了。

面对黎瑾熙的进退有度,司玉宸深邃的眼中再度闪过一丝异样,她对他的态度完全不像一个妃子该有的姿态,反倒像是下属对待上级一般。

旋即司玉宸食指轻敲桌面,冰冷的星眸凝视孙阁老:

“关于难民被杀一案本王自有定夺。倒是孙阁老身为内阁大学士提议削藩为王并举荐赖广兴一事,不止有违先皇治国之策,更有可能使我桓越朝局动荡、边关不宁!本王定当将此事昭告天下,联合百官商议,罢黜你咨政建言之职!来人,送客!”

孙阁老立时犹如被当头棒喝,不可置信的看着司玉宸。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做足准备来睿亲王府声讨不止功亏一篑,竟反而为自身惹来天大麻烦!

姑且不论司玉宸究竟能否真的罢黜他内阁大学士一职,单他的言论被司玉宸传扬出去,在有心人的引导下便会让世人皆知他内阁有意干涉军务,更会让其余几位皇子心生警惕,从而对企图拉拢赖广兴的大皇子不利,这才是最致命的!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皆是这位仅以美貌与家产闻名的黎侧妃!

“孙阁老,请吧!”睿亲王府侍卫一步跨出冲孙阁老比了个送客的手势。

孙阁老老脸上写满愤懑,一眼瞥向黎瑾熙,将她的模样牢牢尽在心中,旋即一甩袖子大步离去。

看着孙阁老离去前的眼神,黎瑾熙桃花眼中闪烁着耀眼的色彩。

她知道自己所为定然已将这位内阁重臣得罪的干干脆脆,甚至可能会被其背后之人记恨上,但她早已无路可退,既如此倒不如将水搅得更浑。

否则一旦皇位尘埃落定,不论是谁登基,以她身为荣鼎后人的身份都将成为新皇眼中的一根刺,即便是司玉宸怕也不会放心她一个心怀仇恨的乱党之后成为枕边人。

待孙阁老背影消失,司玉宸定睛一眼瞥向黎瑾熙。

今日黎瑾熙所言不止成功化解削藩之事,还完美避免了他与赖广兴、大皇子等人的两败俱伤让他人渔翁得利,更让他牢牢攥住针对打压大皇子一党的契机,可谓一举多得。

他不禁想到一个商贾之家的闺阁女子,何以被自小培养出这样一副谋算朝局人心的头脑?

隐隐回想起昨日那名被莫名策反的侍卫,司玉宸眼中的赞赏一闪而逝,转为冰冷莫测:

“黎侧妃今日的表现,当真不错。”

这句听不出是夸赞还是讽刺的话语,让在场众人再度将视线凝聚在黎瑾熙身上。

今日黎瑾熙的表现堪称精彩绝伦,有人甚至开始认为或许她留在王爷身边也并非鸡肋。

只是眼下以王爷的态度来看,恐怕这位黎侧妃并不讨喜。

秦淑欢同样看出这一点,阴冷的面容皮笑肉不笑的道:

“王爷所言甚是。黎侧妃今日的表现简直让臣妾仿佛以为自己身处庙堂之上聆听百官之辩,想不到黎侧妃小小年纪竟有这样的才学,属实不负其父其母辛苦栽培之心。”

在场众人皆听出秦淑欢的言外之意,黎瑾熙出身荣鼎商行,又是一介女流,而她父母更被打上乱党之名,栽培她涉猎朝政大事定另有所谋,此话可称诛心之论!

看着秦淑欢阴冷的笑容,黎瑾熙眼神骤冷:

“王妃谬赞,臣妾愧不敢当!臣妾出身商贾之家,百年来都无一人涉足朝堂,如何能当得起王妃此言?”

“臣妾不过自幼多读些闲书罢了,若论及父母栽培之心,倒是比不得将门虎女出身的娘娘…”

听着黎瑾熙软刀子似的话语,众人眼神中不禁起了几分玩味。

这两句话第一句隐晦的点出,荣鼎百年来根本无人有心涉足朝堂,被屠杀一案的真相有待商榷。

而第二句话则在暗讽秦淑欢身为将门虎女,今日话一出口就被孙阁老堵回去了。

这本也无妨,毕竟女子素来不涉猎朝政,但偏偏有黎瑾熙的珠玉在前,这么一对比,这将门虎女之名倒当真有愧了。

“你!”

“够了!”

秦淑欢就要发作,却被司玉宸一道冷喝打断。

旋即众人便见司玉宸看着黎瑾熙一脸高深莫测道:

“今日黎侧妃表现得体,辩证有功,本王当论功行赏!来人,将黎侧妃起居之所牵入鹣鲽院,令赐婢女十名供其驱使。”

众人闻言心头一震。

司玉宸分明对黎瑾熙表现十分冷漠,为何又要对其厚赏?要知道鹣鲽院可是除却王妃的来仪阁外,离王爷起居所在最近最好的一个院子。

秦淑欢的脸色扭曲了一瞬,手里的帕子都要被她绞烂了。王爷这是要抬举黎瑾熙,让她朝夕相伴不成?

她怎么也没想到昨日她算计黎瑾熙拿走其字帖流传出去,反而成为黎瑾熙崭露头角、得王爷青睐的契机。

面对秦淑欢狰狞的姿态,黎瑾熙心中冷笑。若非有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又怎会得到封赏?

想到司玉宸赏赐鹣鲽院等于解除她的禁足,她便有机会谋划寻找父母一事,黎瑾熙发自内心的露出一抹笑意:“谢王爷厚赏。”

看着黎瑾熙真心诚意的微笑,司玉宸眼神更为幽暗莫测,旋即开口道:

“另浔河水患难民被屠杀一案尚未查明,黎侧妃既对朝局大事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想必这等小事交于黎侧妃来处理,定不会让本王失望。本王给你十天时间,务必将此事查明!”

“查,查案?”黎瑾熙唇角一抽,如霜打柿子一般,这案子连司玉宸都觉得棘手,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但看着司玉宸毫无回旋余地的眼神,黎瑾熙也唯有认命,毕竟眼下她还得抱紧司玉宸这个大腿,才能保住性命谋划一切。

秦淑欢气急败坏,想到黎瑾熙刚出风头王爷就把这样重要的案子交给她来办,万一真让黎瑾熙办成,让她在王爷心中地位水涨船高,岂不是会威胁到她的正妃之位?

想到自己与司玉宸结发三年感情都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而黎瑾熙一枚弃子竟能一朝翻身被委以重任,她心头妒火中烧,当即便道:

“王爷,依臣妾看黎侧妃固然才学出众,但毕竟实践经验稍显不足,恐怕难以服众,臣妾斗胆,恳请王爷同意臣妾派人一同查办此案。”她出身骠骑大将军府,手下能人无数,自有善于查案的谋士才子可以调用。

“准!”

司玉宸冷漠颔首。秦淑欢露出一抹算计得逞的笑容,旋即一瞥黎瑾熙,得意的仰头。

黎瑾熙眉心一蹙,知道秦淑欢必然不怀好意。但她本也无计可施,唯有硬着头皮认了:“臣妾甘愿领命,与王妃手下能人一道查办此案,绝不辜负王爷厚望!”

“臣妾也定不会辜负王爷厚望!”秦淑欢连忙道。

司玉宸淡漠颔首,旋即便大步率众离去。

书房内,司玉宸静坐在案前,眼神眺望窗外。

食指仿佛无意识的轻敲桌案,突兀发问道:“那人呢?”

睿亲王的贴身护卫霍忠先是一愣,旋即才反应过来:“回禀王爷,那人已死。”

“可曾问出什么?”司玉宸淡淡回首,冷硬的面容在逆光下投递下道道阴影。

霍忠感受到气氛有些僵硬却不明所以,只照实说道:“那人至死都不可招供。”

说起这点,他倒是有些佩服那侍卫的意志力,承受他对待军中奸细的上百种酷刑后,居然还能死不松口,可见其绝对忠心,也算是条汉子。

只不过…

霍忠突然有些犹豫,看了一眼司玉宸难懂的神情,旋即咬牙道:“不过,那人临死前,曾唤过黎侧妃之名…”

司玉宸眼神如结冰一样,让人触目惊心。

槐槐网